时尚女人抽烟

香烟价格表 2022-04-29 14:33 阅读(76)

中国戒烟网:男人的特权,但女人抽烟还是有着与男人不同的感觉。有人认为抽烟让女人更加率真,有人则认为那是平添了一种性感…

烟草佳

从女孩成长为女人,不经意间走了几年的路程,更在不经意间,林凡从一个喜欢和同寝室女生一起偷偷学抽烟的调皮女孩子,转变为一个对香烟又恨又爱的女人。人就是这么从简单变到复杂的不是吗?曾经的耍酷到如今指尖风情的自然流露,想一想,男人恐怕起着一定的作用吧。不要以为女人抽烟就带有几分风尘味,或者她一定是经过了什么感情的伤害,但是她的情爱生活一定是有色彩的。

林凡越来越喜欢抽烟。最早养成这个习惯,是几年前的一个晚上,寂寞袭来,而大把大把的工作还没有完成,该怎么进行下去?脑子太乱,于是她想起了钟南抽烟的样子。钟南说,小妞儿,你懂吗?抽烟对男人来说多重要,排解寂寞,集中精神,摆脱疲倦,激发创意,用处很多的。于是她决定下楼去买一盒烟,牌子就选钟南常用的那种,“中南海”。卖烟的问要点几的?她一愣,对方干脆给她拿了一盒0.1的。她拿着这盒烟上电梯,楼层数字在增加,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红了,坚持到自己的房间,点上一支烟,吸了两口,她想这就是钟南经常感受到的烟草味道吧,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上个月,也是在这里,他们是在一起的。钟南说,上海那边,真是不愿意再回去了,不愿意再过这种异地恋的日子了,想念很是折磨人呀。林凡说:“或者你为我在你上海公司那里谋个职,你有这个权利。”看着林凡期待的表情,钟南一阵心酸,把她揽在怀里,而当手从她的后背慢慢下滑,经过腰再到臀,一阵阵的激情涌上心头,“我们还是先抓紧时间吧。”他很快便褪去了林凡的外衣,将她抱起来,慢慢放置到卧室的床上。在甜美的高潮到来之时,她不明来由地哭了起来,钟南觉得是自己错了,连忙去舔她脸上的泪水,一边抚摸她的头发,一边说:“对不起,亲爱的,是不是我弄疼你了,我憋了太久了,我想死你了。”她一把抱住他的脖颈,把头深深埋在他的胸膛:“我也想你,可是你明天还要走。”“忍一忍,宝贝儿,明年,明年再不让我回京,我就辞职回来陪你。”林凡躺回到自己的枕头上,渐渐地困了,迷迷糊糊中,他看到钟南还是和往常一样,悠然地点起一支烟,她一下来了精神,翻身坐在他的身上,拿掉他手上的烟,她说:“我讨厌男人的事后烟,似乎我是专门满足你兽欲的女人。”钟南一笑,一把把她揽在怀里,抚摸着她直到她在自己的臂弯里睡去。

林凡想着这些片段,觉得能用手臂做女人枕头的男人才是真男人,烟,她抽了一根又一根,似乎乐在其中。从那天起,她成了会抽烟的女人,而现在她已经是个会抽烟的性感女人了。

钟南终于回到北京了,与林凡销魂以后,还保留着抽事后烟的习惯。只是现在,一支烟两个人轮流抽,还会比一比谁的烟圈更圆,连续的数量越多。

请问,可以抽烟吗?

“请问,我可以抽支烟吗?”江歆总是会在各种场合客气地问道。她的烟龄有5年左右了,从读大学的时候开始,烟似乎就是她最好的情人,对她不离不弃。记得第一次抽烟,大概10岁,几个女孩儿藏在家里,偷偷地买包绿色more烟,几个人轮番抽着一支烟,得到的结论是,这烟其实很像薄荷糖,凉凉的。

后来,她开始交男朋友,他的口腔中一直都是淡淡的烟草味儿,那时候是都宝,她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抽这个牌子是为了怀念他。再后来换成了中南海,江歆的烟瘾不是很大,一个星期两包,适量的尼古丁可以使她的肾上腺激素分泌得慢一些。再然后,她就胡乱抽烟了,比如520是为了好看,而且那个桃心很像缺爱的她。

毕业了,进入了传媒业,经常都是熬夜写稿子,她开始抽白色万宝路,因为烈烟就像烈酒一般,提神而且给自己增加信心。那是一次在酒吧里采访一青年男演员,他一如肥皂剧中的模样,让人激动。采访间隙,江歆问道:“请问,我可以抽烟吗?”得到的回答是当然,然后他开始诧异,问道:“你抽万宝路啊!真成。”一天的结束工作完成,她送走了艺人,化妆,摄影和服装师,一个人就在想,女人真的不能抽万宝路吗?她开始细心地留意身边的女孩儿,最多是中南海。那好吧,江歆由此开始妥协。

其实,在江歆看来,她最喜欢的则是事后烟,通常男人们的最爱。房间里黑黑的,只有洗手间里微微透出几缕灯光,床头飘起两条烟雾,那是两个激情褪去后的人共同想做的事。

临近中午才起床是因为昨儿晚上赶稿子到凌晨4点,把所有的采访录音整理好,写完发给主编,江歆才敢睡觉,起床后翻备忘录忽然才想到,下午还有一个采访。她放上音乐,洗澡,开始抽一天中的第一支烟。从万宝路事件以后,她开始抽ESSE了,中文名字是爱喜。她喜欢这名字,重要的是,它的焦油含量是0.3,有的时候,她还可以找到竹子的,焦油只有0.1,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这烟看上去很女人。

有条讯息进来,是设计师PP。他们有过几次床上的约会,他的女友人在广州,所以他们可以常常见面。他约江歆一起吃个早午餐,他说他就在她家附近。于是洗澡的速度无疑被加速了。

“好的,我20分钟之内到。”江歆飞速地回答道。边擦身体边翻衣柜,吊带的雪纺连衣裙,加上一双麻质高跟凉鞋,应付下午的采访也足够了。还没有收拾齐备,门铃就响了,居然是PP,没有到餐厅而是直接按了她的门铃。

江歆飞速地给他开了门。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好了去餐厅吗?”她有些嗔怒地撒娇,他一进门,就把她揽进怀里,“等等,我手上还有烟呢!”还没等江歆掐灭手中的烟,他就已经迎上来了,烟被他摁灭在烟灰缸里,然后就抱着她一路翻倒在沙发上,还没有来得及擦干的江歆就这么生生地被擒了。PP似乎从进门开始就没有说话,这也很像他平时的状态。他翻覆着她,她从来没有刚一起床就被人逮了。她喘息着,后来她连喘气也省了,随着他的最后一段冲击,终于他们齐齐地摊倒在沙发上。

过了好一会,江歆才缓过来,迷糊中,她听到他说:“请问,我可以抽烟吗?”那同样是他们俩初次见面的时候,他问的。他不知道其实江歆也总问这样的问题。他拿了支烟给她,江歆听到他冲淋浴的声音,她认真地抽着这支烟,唯恐它熄灭了……

关注下面的标签,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本文TAG标签:
寿百年(黑俄罗斯)俄罗斯加税版 | 单盒价格上市后公布 目前中国百家“无烟餐厅”出炉
您好,请文明评论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!